Go to...

食色life

   说到底云皓寒还是知道了怎么一回事,就在他知道了海诺尸体不翼而飞的那一刻,一切的谜团都解开了,新苑豪庭的爆炸就是水一心做的。

   虽然很遗憾,但是这遗憾值得了。

   云皓寒注视着水一心,目光很平淡,新苑豪庭是她的,她一把火烧了,也不算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,只要她喜欢吧。

   水一心没说什么,转身去了一边,她先是吃了点东西,之后去了沙发那边和冷伯苏小小他们说话,云皓寒就坐在她的身边,孩子们都在玩。

   “海……”水一心刚刚开口,想到然然闭上嘴,沉默了一会说:“她的事情,我想柳生珊子是要借侮辱的机会来给我们这些人一个下马威什么的,我们的下马威可以,但我不希望无辜的人在这件事情上面被无情的伤害。

   所以我做了那件事情,希望你们能够给予理解吧。

   新苑豪庭是我名下的产业,我不想在这上面追究什么,也不想解释什么。

   她的死是因为我,虽然不是我亲手杀害,但却是因为我,所以我要负部的责任。

   我很后悔,没办法把柳生珊子早一天抓到绳之于法,不过我相信,罪犯总会有落网的时候,我是不会让柳生珊子逍遥法外的,我要抓到柳生珊子,让她偿还这一切她所犯下的罪孽。

   “一心,你别着急,什么事情都要慢慢来,你现在这样,不要跟着操心什么,想的太多了对孩子也不好,你还是等着四爷回来。”苏小小是担心水一心,这么大的一个肚子,别出什么事情才好。

   水一心也明白,而且她也不想让苏小小担心,她才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 “知道了就好。”苏小小白了一眼,不愿意再说这件事情,眼看天黑了,事情交给冷伯吧,别再操心了。

   美女大学生裹浴巾牛奶白肌肤楚楚动人图集

   起身苏小小站了起来,叫水一心:“你跟我来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   苏小小去了楼上,水一心就跟着过去了,到了楼上苏小小坐下,拍了拍床上,意思是水一心过去坐下,水一心随后就过去了。

   坐下之后苏小小说:“我跟你商量一个事。”

   水一心茫然着:“你能有什么事?”

   “你从今天起别再出去了行不行?”苏小小的口气,就好像求爷爷告奶奶似的,但水一心也听出来了,这就是禁足的前奏。

   “你不用这样,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我没事。”水一心安静了一会,还是没同意,苏小小皱眉:“你这个肚子,你是孕妇,你要干什么?”

   “我不想干什么,是柳生珊子想要干什么,我要是这么躲着不出门,我就是缩头乌龟。”水一心显得气愤,苏小小反问:“缩头乌龟怎么了,你能理智一点么?”

   “不能。”话赶话的水一心说话很是气势。

   苏小小不大明白的问:“为了孩子,难道不能委屈一点?”

   “不能。”

   “为什么?”

   “四爷丢不起这个人。”水一心说完起身站了起来,速度很快,蹭的一下,苏小小吓得心口一颤:“你疯了?”

   水一心转身看着苏小小:“我没有疯,是气愤了。”

   说完水一心走了,出了门从楼上下去,在楼下坐着,之后坐了两个多小时都没有和苏小小说话。

   苏小小坐在一边,不是滋味,她这是招谁惹谁了?

   水一心则是吃了点夜宵才去休息,她休息的时候,苏小小去敲门,说要进去,水一心都没有去给开门。

   苏小小站在门外朝着门板上面看着,孕妇就了不起了?

   冷烈焰从楼下上来,把人直接给抱了回去,这样就把问题部解决了。

   苏小小回了家,水一心听见关门的声音了,才把房间里面的灯关上。

   其实水一心什么都明白,她也不生气,但这时候她也不知道和苏小小说些什么,所以就没有答应。

   躺了一会,水一心都快要睡着了,电话响了。

   迷迷糊糊的水一心拿了手机过来,显示的号码是四爷的。

   水一心接了电话,电话里面果然是四爷的声音:“想不想爷?”

   水一心先是愣住,跟着眼角湿润了。

   想,怎么不想了,可是忽然就说不出口了,怎么那么的奇怪。

   水一心忙着起来,靠在床头上面,又打开了房间里面的灯,她等了一会才说话,要不然声音在喉咙里面,就说不出来话。

   “爷。”说了也就一个字,这就让对面的四爷一下没有反应了,虽然只是一个字,却包含了所有。

   四爷那边从天险下来的,刚下来就听说家里出事了,电话是大哥打过去的,冷烈风做梦没想到,她媳妇干了这么大的一票,把房子点着了。

   打电话是两个目的,一个是安抚,一个是想她了。

   此时,四爷的千言万语都消失殆尽了,静静的也不说话,还是水一心那边问了一句:“下来了?”

   而那边的回答是:“嗯。”

   ……

   水一心不知道说什么,显得无语,四爷那边忽然说了一句:“今晚的星星真亮!”

   得!

   加到一起正好五百的手。

   之后水一心和四爷聊了一会,最后才说道另外一个话题上面,关于这次的事件发生与发展。

   水一心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四爷,四爷那边听得很专心,特别是到了海诺死的时候,四爷总算是明白了,媳妇为什么要毁尸灭迹。

   四爷最后表态:“爷这边还要两个月能回去,回去之后就解决柳生珊子的事情。”

   “爷,我不着急。”

   “不着急都放火了。”四爷这不是开玩笑,就看今天媳妇的做法,真要是逼急了,比兔子都可怕,到时候不是怕不好收拾,是怕媳妇真弄出什么事情,他也保不住人。

   这次的事情,毁尸灭迹的太干净,老大不说的话,谁都看不出来什么,什么证据都没有了。

   这其中有好有坏有轻有重,四爷的心里清楚,媳妇是被逼急了,她就是那只被逼急了要咬人的兔子,她还说不着急,那就是她要自己动手了,这才是四爷最担心的。

   山高皇帝远,四爷管不了的,才是最可怕的。

头像

About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