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 to...

小奶猫回家主页github2020

外面的三架老式直升机下面,挂着六条横幅,上面是四爷同志的告白,对着他对爱的蓝天,向他最爱的女人承诺。

蓝天是我的一切,而你,便是那蓝天的指挥官!

一架飞机从自己面前飞过,水一心看着上面的字体,抬头不让自己的泪滑落下来。

曾经的我,是一架翱翔天空的直升机,而你,便是那直升机的羽翼!

水一心双手捂着自己的唇,任由止不住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,她知道,这是最幸福的泪水。

“展翅翱翔,唯爱一心。”

最后一架飞机飞过,四爷富含深情的语句在水一心身边响起。

泪水并不可遏制的决堤,刚刚的不安在这一刻部被面前的一切所取代,有他在,自己还怕什么?

飞机部飞过,水一心努力平稳自己的情绪,“还记得那天我在民政局没有说的话吗?”四爷同志一直在意的是这个,那么此时,便是她说出来的最佳时期。

冷烈风挑眉,如果不是现在开着飞机,他早就把小媳妇儿抱入怀中安慰她的泪水了。

“其实,那天皓寒哥很不开心,可是我丝毫没有感觉到,我以为,只要拿到结婚证我就可以和皓寒哥一辈子都在一起了。”

水一心说着,看着冷烈风黑了的脸,解开安带过去,站在他背后将人抱住,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吻,继续开口说道:“可是,和你结婚的那天,我在乎你的每个情绪,我怕你有丝毫不悦的表情出现在我的视野里。拍照片的时候,你不笑,我知道那是你的性格使然,可是我还是怕,所以我想让你笑出来,因为——”

美女图片极品女优美艳写真图 柴小圣

水一心说着,再次将人抱紧,泪水滑到了冷烈风的衣领中,带去丝丝的暖意。

“因为,我爱你,所以我怕,你会有任何的不悦。”

水一心闭眼,说出了,四爷一直想听的告白。

冷烈风表面镇定,可是身子却已经紧绷,他一直都知道小媳妇儿对自己的感情,可是小媳妇儿却一直不肯说出口。

这是第一次,水一心用嘴直接的话语表达出了自己对四爷的感情。

这是第一次,四爷不再为心中的那一丝不确定恐慌。

飞机平缓的落地,冷烈风双手始终没有离开操作键,水一心在背后静静的抱着他,她知道,就好像此时的落地,就算是自己没有系安带,四爷同志也能带着她平安降落。

就好像她漂浮不定的人生,到此刻,安降落了。

片刻之后,冷烈风紧绷的身子才慢慢的缓和了下来,扯开安带突然转身将人抱入了自己的怀中,那力道,几乎要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中。

水一心被他抱的疼了,却始终没有推开他。

伸手环住了他的后背,紧紧的闭着自己的眼睛:“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好不好。”现在落地的幸福,让她不安,甚至是感到恐惧。

“爷一辈子都守着你,除非你转身。”冷烈风紧紧抱着她。

水一心再次落泪:“那答应过,死亡山峰,平安回来。”那是她最怕的事情,也是她所有不安的源头。

冷烈风睁开了自己的眼睛,里面是人看不懂的深邃,大手在她背上缓缓拍着:“会没事的,放心吧。”

树林的不远处,袁如心目睹了这一切,整个身子都在颤抖。

“看到了吗?这才是你没有见过的冷烈风,为了一个女人,失去所有原则的冷烈风。”修罗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袁如心猛然回身,却看不到任何的人的影子。

“那我现在要怎么办?”袁如心开口问道。

“静待时机,爱的越深,痛的越深,爱到极致,没有什么比失去更加痛苦,真想看看如此无心的男人,是否也会痛心疾首。”修罗的声音在空气中消失,带着让人恐惧的阴冷。

袁如心紧紧抿着自己的唇,时机,什么时机才是成熟的?

再次回头,看着直升机里拥吻的两人,握紧了自己的双手。

深夜,部队的临时住所。

水一心已经睡熟,冷烈风靠在床边单手直着脑袋看着身下的女人。

大手满满的在她此刻依旧绯红的脸上抚摸着,也许是真正的心意相融,今天晚上的小媳妇儿也要比以往热情许多。

房间门被敲响,冷烈风眼神瞬间变得犀利,小心的起身下床,为小媳妇儿盖好了被子才转身出去。

林泱在门口站着,看到冷烈风出来,将手里的U盘递给了他,开口说道:“里面的人使用的变声器,我们的人在比对声波,还没有结果,但是可以确定,不是郁子明。”

冷烈风拿着U盘,眼神更加危险,他自然知道不是郁子明,郁子明每次都是光明正大的来,绝对不会搞这种小动作,更加不会和袁如心那种女人合作。

如此看来,郁子明背后的那个人要浮出来了,看来那人却是是针对自己的。

“看看林漓那边问出来新闻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吗?我想,圆润还没有脑残到这个地步。”冷烈风开口说道。

“是。”林泱应道,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开口说道:“龙头,林汐说,水家的事情有变,当年被换走的孩子……”

“这件事暂时不要让林汐查了,过了这段时间再说,让林汐看好袁如心,我想那个人还会和她联系。”冷烈风开口打断了林泱的话,到目前,他还不想让人知道一诺的身份。

林泱愣了一下,却还是开口说道:“是。”林泱说着,转身离开,龙头不是一直最看重水家的事情吗?为什么这次不让查了呢?

看到林泱离开,冷烈风转身回了房间,看着床上还在睡着的人,过去坐在了床边:“不想把你牵连进来的,可是好像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深睡的水一心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冷烈风躺在床上,将人搂在自己怀中,紧紧抱着,他怕自己放手,就会再也抓不住她的一片衣角。

被抱的太紧,水一心终于醒了过来,迷迷糊糊的看着冷烈风:“四爷,怎么了?”

“没事,睡吧。”冷烈风在她额头落下一个吻,手下的力道放松了一些,让她可以安睡。

头像

About admin